胡军老钢城专题版画展

    借上海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开年会之机,《胡军钢城专题版画展》于2011年1月23日开展,位于西康路苏州河边的半岛版画工作室汇集了老中青三代版画家约50余人。

    这次《胡军老钢城专题版画展》的作品,在尺寸上有2种:一种是大幅的61X81CM,内容、形式上都比较规规矩矩,表现方法基本上是我过去常用的以层次多样的灰调为主,白、黑为辅。用刀也是三棱刀为主。另一种是小幅的40X60CN,正好是大幅的一半大小。内容、形式上都比较放开一些,构图、取材和黑白灰处理上都不拘一格,用刀也各取所需。多少带有实验的意识。胡军在当今的纷繁中独自保持着那份从容,他自如的挥舞钢刀在木板上绘就了一幅幅白与黑的乐章,难能可贵。





    上海版画艺委会主任、半岛版画工作室艺术主持卢治平为画展作序《坚定固执如胡军者……》
   
     坚定固执如胡军者,也会犹豫动摇。
     两年前他数次来电,说几位版画老作者聚在一起发牢骚:工业题材的版画送全国展览落选了——于是他们怀疑工业题材过时了,黑白木刻落伍了,他们还抱怨评委们喜新厌旧,只喜欢新花样新技法新形式,感叹如今世道只是年轻人的天下,“老人”要被淘汰了——他们想到了放弃。
     我不同意这样的看法,我也当过评委,知道一点评委“潜规则”——评委们也是普通人,对不思进取墨守成规的东西肯定会“审美疲劳”,谁也不会喜欢平庸和没有个性的东西——但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评委,对工业题材和黑白木刻绝无成见,近年来历次全国版展上,不乏工业题材的黑白木刻入选甚至获奖,就是最好的明证。
我也不希望胡军们放弃,更不认为“钢铁厂”过时。但可以肯定,英雄气短者难以驾驭诸如“钢铁厂”那样宏大雄强的现实题材。缺乏自信、犹豫动摇、揣摩别人的喜好、生怕作品没有出路,平时不动心思,画展来时“临阵磨刀” ……凡此种种,都会在画面上“泄露”,眼尖的评委和观众会看出画者底气不足。更何况,版画圈涌进了大批咄咄逼人的青年竞争者,两军对垒勇者胜……
所幸,还好……
     坚定固执如胡军者,没有轻言放弃。
     2009年春节前后,他拿出一批作品在半岛作观摩展出,收纳了不少建议,也收获了不少赞许。受到鼓舞的胡军又一次次重返他童年时就再熟悉不过的钢铁厂,画了大量速写和草图。一晃两年,到2011年元旦之前,他又发了一批新作给我,还是黑白木刻,还是钢铁厂,让我针对这一阶段的作品写批评文字。
      对于钢铁厂和黑白木刻,他是里手而我不是行家,不宜在技法层面作学究式的评论。但作为观众我可以诚实表态:我很喜欢,也很高兴。
      评画者常言“画如其人”,我愿稍作补充:“画如其作画时的状态”。透过作品,我们可以看到了一个摆脱了犹豫、恢复了自信和坚定的胡军。可以看出,他在谋篇布局时多了几分沉着,在黑白调度上显得明晰开朗,在纵刀放肆时有了充沛的激情。锋刃之下,铿锵硬朗的钢铁风景居然透射出醇厚饱满的雄阔诗意。
      我很欣赏那个坚定又固执的胡军。版画界工业题材的浪潮最终腿去,水落石出,让我们看到了那个如顽石般不肯低头的胡军,他目前的状态和起起伏伏的过程对我们大家是可贵有益的启示和提醒,于是我拨通电话跟他商量:我们来办个展览如何?……